新闻热线:0834-2320553 投稿邮箱:zgyzxw@yeah.net
 
  首页  州情  新闻  图片  视频  资源  文化  旅游  专题 
17县市:西昌  会理  会东  喜德  冕宁 布拖  昭觉  金阳  越西  雷波  普格  宁南  德昌  甘洛  盐源  木里  美姑
政府网:州人大| 州政协| 州政府| 凉山党风廉政| 微凉山| 凉山社科| 凉山党建
四川: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不断开创民族...
凉山州暨西昌市2020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
凉山:坚持党建引领决胜脱贫攻坚
四川省脱贫攻坚采访活动走进凉山外国媒体眼中...
两天3县,中外记者在凉山看脱贫看出了什么?
争分夺秒 全力推进白鹤滩电站接网、杨房沟水...
省委书记和省长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答了这些问...
大凉山深处 一朵绚丽盛开的“烟花”
视频|带花冠的病毒...
【学前学普】《语...
2019年西马邛池畔...
泸沽湖旅游宣传片
凉山州德昌县学前...
[朝闻天下]春天里...
当前位置:首页 > 彝州风采 > 正文

邛海湿地 前世今生
2020-02-25 14:39:39   来源:凉山日报   

“湿地”一词开始成为西昌人嘴里的热词,缘于环邛海两万亩湿地建成。而在此之前,在人们眼里,环邛海一周,是滩涂、沼泽和杂草,是鱼塘和烂泡田。

 

199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邛海保护条例》出炉,成了美丽邛海的护身符。保护邛海之旷世大动作,是2009年起,启动实施了投资概算达40亿元的“邛海保护与湿地恢复工程”,通过退塘还湖、退田还湖、退房还湖“三退三还”,历时5年,先后建成了环邛海之观鸟岛、梦里水乡、烟雨鹭洲、西波鹤影、梦寻花海、梦回田园共6期湿地,总面积近两万亩。

 

 

 

2014年12月上旬,国家林业局与香港凤凰卫视中文台合作,凤凰卫视“与梦想同行”栏目组到四川拍摄制作10集“绿色梦”专题节目。

 

该专题节目在四川仅选择了两个点进行拍摄,一个是阿坝州小金县夹金山的森工转型,即长江上游的“天保工程”;另一个,便是西昌邛海湿地建设及其成效。也就是说,早在五六年前,邛海及其湿地建设就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并开始进入国际视野。

 

邛海穿越历史而来

 

古人逐水草而居。乃有如下画面反复在我的想象天空里出现:最早来到邛海边上的那个人,一眼看到这样广大一片水域,天光云影,恬然静谧,莺飞草长,大抵腿脚一软,就走不动了。很可能会跪下来,向苍天叩头称谢。然后,就结庐织网,定居下来。

 

邛海东侧的大兴横栏山新石器时代考古现场,曾发现有网坠和稻谷。说明史前这邛海边上就有人居住,并以渔猎和种植为生。

 

且看看邛海在民国《西昌县志》里是怎番模样:

 

澄莹芳渌,烟霭微茫,飞鹥汲青,矫鹭湛碧,围林丽属,菱芡佳饶,广六十里,直径最长处约三十里,银鲥翠鲦之产,轻舫小艇之游,微风不澜,旭日始旦,鱼龙之气,晃于波心,墖(tǎ 同“塔”)寺之图,开于天半,其足以娱灵瞩,荡奇胸者,远近殊姿,空水异色,莫能状也。

 

——此为彼时的邛海美景。

 

论其利,如沿岸之橘柚千林,西渚之荷花百亩,今皆萧然败尽,盖人民寡识,只知仰给天产,贪图日前小利,竭泽而渔之,而不知以人力栽培增殖,天产虽厚,会有穷时,且今海中鱼类,取之无节,网罟不时,大小不择,苔藻捞尽,孳息无根。

 

——此为人们对邛海的无节制索取。

 

这一小段文字说明,人之贪婪,古而有之;人之对大自然不晓得珍惜,也非始自今日。而一部分人对邛海的无度攫取与另一部分人对邛海的奋起保护,则很有可能贯穿西昌社会的始终。我于是读到民国《西昌县志》里记载着如下明确的建议:“今宜集地方公共团体保护培植,更辟沿海山麓为一大公园,凡学校工厂博物院图书馆之类,皆建筑于此,以供民众之游览利用,庶无负于地利也夫。”今天的人已经很难想象,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泸山脚下仍荒草没径,单个人可不大敢走过哩。数十年过去,民国县志编纂者“庶无负于地利”之想,不仅早成现实,倒是要担心过度开发利用了。

 

春花秋柳池边树

 

 

民国西昌籍著名画家马骀所画邛都八景之六图,名为“西沼采莲”。西沼即邛海。

 

邛海何以得了个“西沼”之名? 此缘于邛都八景中另有一景——“东岩飞瀑”,即普格县大槽河瀑布。当年西昌县境囊括德昌、普格大片土地,大槽河即在其内。民国《西昌县志》甚至以大箐梁子为界,将西昌水系划分为安宁河水系和大槽河水系两大水系。而大槽河瀑布位于邛海东南方,既称之为“东岩”飞瀑,邛海乃成了“西沼”采莲处。前者为邛都八景之五,后者为邛都八景之六。东西对应,四平八稳,既着眼于此二景之具体方位,又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对称美学。

 

邛海采莲能成为著名一景,可见历史上邛海一周的浅水处广植莲藕。

 

莲浑身是宝,采莲,依季节不同,既采莲藕,也采荷叶、荷花和莲子。但马骀画里所描绘的,我想主要应当是采荷叶、荷花和莲子。藕生长在水底淤泥里,采藕大抵只能在残荷萧疏的秋冬季节由男子来干,并难免不弄个污泥满脸满身,这在画家眼里恐怕不能算“美”。采荷叶、荷花和莲子就不同了,于荷叶田田荷花艳艳的盛夏,岸上垂柳依依,湖面波光粼粼,远处渔鼓声声,身穿花布衣裳的海边女子,划着小船儿,不紧不慢地,采摘红的花绿的叶,那是何等美好的景象。也许,正是这样的景象在少年马骀的心中留下了太多美妙的记忆,所以能够在离开家乡35年后,创作出来这么一幅恬淡温馨又美轮美奂的地方风俗画。

 

马骀先生此画的另一个意义,则反映出当年邛海的真实面貌。也就是,它更原生态一些,海边的湿地和水草过渡带,更宽阔、自然一些。当然,更主要的是,邛海里的水质,更清洁透明一些。而邛海里的水生植物,也更丰富一些。比如莲之外,还有青苔、菱角、海菜、龙须菜、须芽菜等。还可以想见,邛海周边甚至西昌城里的住民们,历古以来喜欢喝荷叶茶,还喜欢吃荷叶稀饭,也大抵与马骀此画所描绘的内容有关。

 

上述种种,还可从前清西昌著名文化人颜启芬及其弟颜启芳的诗文里得到佐证:小渔村接大渔村,茭笋春来绿到门。妾自捞苔郎撒网,朝朝相伴到黄昏。

 

——颜启芬《西昌竹枝词》之四春花秋柳池边树,人家都在桃源住。采菱歌自波间出,弄潮曲向风中度。——颜启芳:《邛池行》此外,乾隆戊子科举人杨学述在其《建南十景诗》之四《西沼莲香》里,有“城西十里外,乐在水中央”的句子;而在其《泸山》一诗中还有“莲开西沼围宫馆”的记述。再加上道光贡生许国琮《夏日杂记》中“麦气秋含新雨后,荷花香送晚风初”的描绘,可以想见,当年邛海周边的莲荷种植规模,是颇为巨大的。

 

而海边上的女人们,将摘得的菱角煮熟,然后挽一篮子,到城里的深街窄巷里去条声吆吆叫卖,“菱——角(音各)欧!”“菱”字拖得很长,且明显带了大小渔村的地方口音……我想,所有这些乡俗记忆,都是激发马骀于远离家乡数千公里的上海创作此画的因素。

 

西昌民间,还有一个“邛海里长珊瑚树”的传说故事。此故事说的,其实就是邛海里物产丰富,是个聚宝盆,只要不玷污它、亵渎它,它就会给你带来无穷无尽的财富。这反映了先民们对自然恩赐的感激和敬畏,其朴素的环保意识亦存焉。乾隆壬午科举人李拔萃《咏渔户》诗云:“大小渔村福自然,深潭绿水有根田。不用犁锄收获早,醉饱无忧白昼眠。”“根田”,根据文化前辈蒋邦泽先生的解释,系指赖以谋生、养命的田亩,此处指邛海。说的就是邛海给渔民们带来的福佑。

 

 

土城河湿地——一枚小小的“肾”

 

“湿地”一词最早进入西昌人的视野,恐怕是从土城河湿地公园开始。

 

湿地,乃是介于水体与陆地之间过渡的多功能生态系统,是陆地、流水、静水、河口和海洋系统中各种沼生、湿生区域的总称。湿地因其具有净化水质、改善环境之功效,并能以有机质的形式储存碳元素,减少温室效应,而被誉为“地球之肾”。

 

邛海两万亩湿地开建之前,西昌市里曾打造过一枚小小的“西昌之肾”——位于邛海北端之土城河下游入海区域的土城河湿地公园。

 

土城河之名,缘于西昌老城区之东的高枧乡存在一座邛都古城的遗址。秦汉时设郡、县,汉武帝于元鼎六年在今凉山一带设越嶲郡,属益州,领邛都、遂久、灵关、会无等15个县,并以邛都为郡治。邛都城以黄土筑就,绵延600余年,至唐代才西迁至今天的老城区建了嶲州城。高枧乡至今仍有土城墙一段残留。

 

邛海入海河流,土城河之外,尚有鹅掌河、官坝河等。但与土城河相较,这些河流有更强的天然性和季节性,流域一带,不似土城河这般背负了太大的人口压力——土城河自北山发源向南流经西郊乡南坛村、河东村,高枧乡中所村、团结村后汇入邛海,河流全长约4.5公里,流域内机关、单位、住户众多,人口密度大,更兼沿河众多村民从事养殖、屠宰业,长期以来,土城河如一条污水污物专用输送带,“孜孜不倦”地,将沿途大量未经处理的各类生产、生活污水及生活垃圾,直接输入邛海,严重影响了邛海高枧湾一带的水体水质。治理土城河污染,遂成为邛海水污染控制的一个突出性环节。

 

所以要造这样一个“肾”。回过头来看,它甚至就是打造环邛海两万亩湿地的预演——尽管当时和现在,都少有人去联想到这一点。

 

这是一片人工湿地,占地50余亩,2008年8月底建成。是利用人为手段,模仿自然净化过程并进行优化配置而建立起来的具有湿地性质的一大生态系统。是由一些浮水、挺水及沉水植物、微生物、阳光与处于水饱和状态的基质层所组成的复合体。

 

土城河人工湿地系统具有显著的生态——社会效益,其系统中的大型水生、陆生植物群落,起着支撑系统、净化水质、绿化环境的作用。

 

这里水草繁茂,大树森然。土城河水流到这里,分左右两股下行,即进入固废打捞区。此区域由人工分上下班值守,从早到晚,竟日打捞河水带下来的固、废漂浮物。河水经此打捞,再经篦子也似的栏网滤出,进入邛海的垃圾,就被全部阻断住了。之后,左右两股水一路缓行、沉淀,历经六七个缓冲滞留塘床生态过滤区,再经过厚实如毡又密实似墙的各种沼生、湿生植物区域过滤,也就是历经如此这般逐级的生态系统过滤、吸附、置换、微生物吸收、降解等净化后,进入邛海的水,就很清亮了。

 

与邛海周边那些美丽的景点相比较,土城河湿地,严格说眼下还不算一个公园,除了长长的、一道又一道修剪齐整的女贞树墙而外,几乎不事装扮,完全一副乡野荆钗模样,连一般公园里必备的诸如椅、凳等休闲设施,都没设置。

 

然而,也许,这才正是“西昌之肾”应有的本色哩:荒芜,原始,宁静,野趣,鸟语伴花香,蛙鼓又蝉鸣。整个湿地区域浓荫蔽日,塘坎上站着很多的大树,垂柳、大叶杨、枇杷、构皮树、榕树、香樟,以及芭蕉、美人蕉丛、咂血珠丛。几乎所有的树上都披披挂挂缠满了藤萝,点缀着艳丽的牵牛花。而相连成串的行水塘床里,则生长着茂密的芦苇、睡莲、篙笋、香蒲、菱角、莲藕、灯芯草和象草。

 

这里是从动植物到微生物的乐园。俨然繁华都市身边一块令人惊诧的原始“飞地”。就其净化邛海水质,殷殷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湖来说,土城河湿地,其功大焉——尽管它只存在了短短几年,就消融在了邛海湿地三期恢复工程烟雨鹭洲里了,然而正是有了它的示范作用,大规模的环邛海湿地恢复工程,才开始启动并一期紧接一期地往前推进的。

 

谁的邛海?

 

“湿地”一词开始成为西昌人嘴里的热词,缘于环邛海两万亩湿地建成。而在此之前,在人们眼里,环邛海一周,是滩涂、沼泽和杂草,是鱼塘和烂泡田。1961年秋,我离开会东老家负笈求学到西昌,发现邛海一周除几棵大黄桷树外,几乎没有什么树木,完全不像老家的河边上绿树成荫,曾感到非常惊讶。

 

鱼塘或可以养鱼,烂泡田也多少可以产一点粮食,滩涂、沼泽和杂草,则大抵被视为无价值的存在。

 

又因为被视为无价值,人们便随时随地,都有了打它主意的冲动——只要觉得合适,就切它一块,或者是围它一片,或垫点土种粮食,种蔬菜;或掏个坑当鱼塘养鱼;或填出块地基修房造屋。随着人口压力增加,四方八面都在向邛海伸手,不断“蚕食”邛海。也许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这邛海到底是谁的? 反正,只要可能,朝她索取就是。

 

最大规模的一次围海造田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地点在邛海西岸北端,即西昌学院南校区下面。西昌人所熟知的“邛海白鹅浪”是这么一回事:冬末春初季节,老南风从邛海南侧偏东的大箐梁子上刮下来,掀起的邛海浪涛如万千白鹅,飞扑向邛海西北岸。滔滔浪涛搅起的海底沉积物也随波逐流被推向邛海西北端,以至于“把北半个邛海都吹红了”。风驻浪息后,这些沉积物沉淀下来,成为浅滩和滩涂,甚至造出来半岛。把邛海北端分割为东西两半的黎家半岛,就是这样形成的。黎家半岛与邛海西岸北端之间的整个海湾,经历年淤积而成了大片滩涂。为了获得土地,人们开始打这片滩涂的主意,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以西岸为起始,筑一道堤坝至黎家半岛,把邛海水隔断,偌大一个海湾,就成为稻田了。邛海就此被截去一角,这少掉的一片水域产出了多少粮食,却谁也说不清楚。

 

邛海临水一周开始广植树木发端于包产到户。海边上土地金贵,农民们想让紧仄的承包地发挥出最大效益,纷纷在濒水一带和田边地角、鱼塘坎边栽上柳树或杨树。柳的寿命也就是四十来年,现在邛海边上那些老迈或已然枯死的柳树,就是那会儿栽的。

 

记忆犹新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激发起人们的发家致富之想,邛海周边,“农家乐”林立,吊脚楼逶迤成阵,所产生的大量生活污水,直接排入邛海。更兼网箱养鱼,每天都在往邛海里投放大量鱼食、饵料,邛海水富氧化严重,水质迅速污化劣化。此种情形,若不能引起重视而任其发展下去,用不了很久,邛海将被“整死”而重蹈滇池、巢湖的覆辙,以至于堕落至难以逆转的劣V质水类。

 

显然,此种态势,必须扭转。

 

于是,制定一部保护邛海的地方性法规,将之纳入法治轨道,任何人不能越雷池一步,就成了刚性的必要措施。

 

1997年,《凉山彝族自治州邛海保护条例》出炉,成了美丽邛海的护身符。

 

2006年,于西昌,是值得书写的一年。

 

也许是到了这一年,人们才清楚又明白地想到了这一点:邛海是我们自己的邛海,是西昌人的幸福之源,是我们的宝贝疙瘩和心尖尖上肉。

 

这一年,人们记忆最深的,是举全州之力,热火朝天搞“一办三创”——举办第二届四川省冬季旅游发展大会,和创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4A 旅游景区、四川省环境保护模范城市。

 

这一年,对邛海更是意义非凡。2002年5月,邛海-螺髻山风景名胜区被正式列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2006年3月,由四川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的《邛海—螺髻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出炉。这是从法规上为邛海添加层层保护。而具体的大动作,是在这一年里,铺设了从缸窑到邛海污水处理厂长达9.148公里的邛海西岸截污干管;2010年又完成了二、三级截污管网配套工程。此举有效地遏制住了邛海水质的恶化。之后,治污重点转移到东北岸之俊波学校、川中等人口大户,集中力量,逐个解决。

 

而保护邛海之旷世大动作,是2009年起,启动实施了投资概算达40亿元的“邛海保护与湿地恢复工程”,通过退塘还湖、退田还湖、退房还湖“三退三还”,历时5年,先后建成了环邛海之观鸟岛、梦里水乡、烟雨鹭洲、西波鹤影、梦寻花海、梦回田园共6期湿地,总面积近两万亩。邛海水域面积由不足28平方公里恢复到了34平方公里,成为全国最大的城市湿地。我们以绿色植物将邛海圈起来,利用湿地强大的自我净化能力,有效地并大幅度地净化邛海水质。

 

至此,邛海有了三道绿色屏障:外围,四周山体的积雨面,是第一道屏障,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誉为“人类改善自然环境典范”的飞播林;亲水一圈,是第二道屏障,是合围成一整体的6期湿地。第三道屏障,则是夯筑在人们的心里的、更重要、更本质的一道屏障。也就是通过这些年来上下一致、朝野合力的宣传,尤其是通过这些年来保护邛海的一系列作为,使保护邛海的意识,日渐深入人心,并最终成了人们心里的一条法则。这是我们收获到的一个更牢靠、更壮伟的成果;也才是邛海世代安康的根本保证。

 

世界邛海,就此一个。人类宝她爱她,乃毫不吝啬地把诸如“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国家生态文明教育基地”、“全国最美湿地”、“中国最佳野生鸟类观赏地”、“四川十大最佳资源保护景点”等等各种桂冠,戴在她的头上。

 

站立岸边,但见邛海水清如许,想到全国江河湖海被污染得无以复加,我每每要连连叹息,并为眼前的这一泓碧水庆幸。无风无浪的日子,走在邛海边上,但见邛海水清如许,每每我会感动不已又赞叹不已。并且相信,我的这份感动和赞叹,是会传导给邛海的,她感觉得到。这不是瞎说和一厢情愿。日本科学家曾做过相关实验,证明人的情感、情绪会影响身边相关事物;当代最前沿的量子力学也支持我的这一说法。意思是,我的每一次感动,邛海她都知道,都能引起她的共鸣。我在邛海边上生活有半个世纪了,我了解她的脾性,熟悉她的肌理,懂得她的心思,明白她的性情。

 

中国的湿地总面积是6600万公顷,折合为9.9亿亩。环邛海两万亩湿地在其中所占比例甚至可以忽略不计。然而,西昌独特的山水城相依相偎的自然环境,铸就了西昌-邛海的特殊地位——环邛海两万亩湿地乃成了独一无二的“全中国最大城市湿地”。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凉山州普格县大槽乡解拉莫村阿子尔哈:全家人在一起,忙脱贫奔小康
下一篇:投资14.25亿元!会理十里城河PPP项目签约落地

版权所有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本网自有之文字内容、图片、格式、未经本站许可严禁抄袭、转载,一经发现本站律师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产部备案号:蜀ICP备15025237号-1 川新备 15-210014 川公网安备 51340102000079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5134013000028 技术支持:凉山广电新媒体发展部
 违法和不良信息、虚假新闻举报:0834-3866831